PSJay Blog

#FIXME, seriously

武汉的两个三天行

| Comments

tips:写得有点长,笔经面经直接看第五和第十三自然段即可。


前一个月就一直和@小树在商量实习的事情,恰好又逢上腾讯的实习生招聘刚开始网申,遂投之。面试地点选在武汉,因为小树想考华科的研,而我因为曾经看过台湾做的一档关于武汉的旅游节目也正好想去瞧瞧。

笔试定在 14 号,12 号晚上才收到笔试邀请。我告诉 @Fan 说,我明天过来。Fan 就立马帮我查各种准备信息,我想到的没想到的 Fan 都想到了,我心里一边感激一边默念:还是女孩纸想得周到啊。第二天又因为起床太晚来不及坐公交去车站,只好硬着头皮叫房东叔叔开车送我,还好及时赶到了。

下午到达武汉。我没有叫 Fan 来车站接我,因为我坚定地认为要女孩纸来接人实在太丢人了,于是我按照 Fan 的指示,坐着传说中的武汉公交到了光谷附近。Fan 带着我找吃东西的地方,在路上向我这个路痴不停地介绍着旁边的地标建筑,我一边听,一边感叹着华科之大,因为虽然只绕着华科的校园走了一小段路,但脚已经很酸了。晚上 Fan 决定带我提前去看看考场,逛逛华科,碰上某学院正在举行 K 歌比赛的决赛,便围观了一会儿。

第二天起床,Fan 带着我去吃热干面,她说:“@Li 说热干面那个酱的味道好恶心,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我用实际行动告诉了她我喜欢。不过她说这家的热干面不太正宗,比较符合湖南人的口味。吃完面,提前到了考场。签完到之后就坐下了,但场景完全和我想的不一样:一间梯形大教室,几百人人挤人地坐着,好像并不是很严格,又可能是场地有限或者对我们很放心。坐旁边的哥们儿问我:“你是哪个学校的?”,我怕说出来他不认识,就说:“我是从湖南那边过来的”。他感叹我很有诚意,我解释说腾讯在湖南没有设立招聘点,我问:“你应该就是华科的吧?”,他答:“嗯。”,我又问:“黄鹤楼值得去么?”,他和昨天 Fan 说的一样:“坑爹。”。后来我们又闲扯了几句,他说他的室友一个拿到了微软的 Offer,一个拿到了 360 的,我默默感叹……

卷子发了下来,最开始还是填个人信息和求职意愿,我在“职位服从调剂”那一栏选了勾,这也许是杯具的开始……因为签了保密协议,所以在这里不会讨论任何题目,其实卷子超级简单,和软考的难度差不多,考的内容大概是数据结构、操作系统、计算机组成原理、设计模式、数据库、算法和 C 语言,全部是考基础。只有选择和填空,当然,最后还有一道比较有难度的附加题能加分。我因为太久没做过题,一开始确实有些做不动,不过后来渐渐地好些了,但是有一些知识点实在记不起来了。两个小时下来,把题目做完完全不成问题,提前交卷的人也不少。我因为一开始不在状态的缘故,总认为自己考得很差,但是交卷之间坐旁边的那华科的哥们儿问了我一道题目的答案又让我觉得这么简单的题也不是人人能秒杀的……

考得差归差,玩还是得照玩。考完之后我就去找 Fan。 Li 也从武汉体院那边赶过来一起吃午饭。我是一直很羡慕他们这一对儿的,从高中开始。小树和他大学同学在武大逛,他说想来华科看看,然后就一起去玩,Fan 建议我们去东湖,因为那里正在举行一场灯会,里面也有很多小吃,顺便就能把晚餐解决。

到达东湖的时候大概是四五点,逛到美食街正好就是吃晚餐的时间。和其他地方的商业美食街没有什么区别,各家店铺招揽顾客各有各招:长沙臭豆腐的标题党,某种烤饼的饥渴营销,当然最亮的还是新疆哥载歌载舞地卖羊肉串,引来无数人拍照围观。在这里我第一次吃到豆皮,很撑,然后就基本上吃不下别的了。到了六点多钟,灯开了,灯会开始,可是我们已经在开灯之前溜达了很久,所以在开灯之后没有溜达几圈就很累地离开了。晚上 Fan, Li 和我三人跑去吃烧烤,用湘潭话说些高中的趣事,爽爆了。

接下来的一天睡到中午,然后坐渡轮跑到户部巷吃东西,小树他们也在那儿。这次总算是吃到了正宗的热干面,不过因为要的是杂酱口味的,所以 Fan 说这也不能算是正宗,然后还喝了味道特别赞的桂花糊米酒。吃饱喝足之后决定回郴了。跑到武汉站发现高铁票卖光,苦逼地又跑到武昌站坐通宵火车回来……

第一个三天行结束,然后是忙碌的一周。

因为考得差的缘故,我一直以为笔试被鄙视了,但是没想到 20 号晚上又收到面试邀请短信,22 号上午面试,珞珈山国际大酒店,安全技术方向。安全技术方向??我申请的明明就是 Java 前台方向啊。当时我就有一些疑问,不过后来也没想这么多,就自认为也许和笔试一样,只分技术类和非技术类方向吧。后来晚上 10 点钟下完课急急忙忙地回来买了张 21 号下午的票,并且订好了旅馆。然后 21 号中午起来又急急忙忙地跑出去剪了个头发,打印了简历。还好不算晚,赶到车站时间绰绰有余。在这之前我和 Fan 说了下我又来武汉了,不过我说这次不去骚扰她了,因为考点不在华科那一块儿,并且我是打算 22 号考完下午就回来的,毕竟没有和学校请假。我也跟许多人说过我挺佩服 @Raesiki 的,因为她很多次都是一个人旅行,所以我也决定给自己一次机会。

21 号晚上再次抵达武汉。途中收到了各位朋友的祝福短信和电话,本来还想低调行事……借着 Google 地图,我顺利找到了面试地点和预定的旅馆。虽然被 Google 地图坑了导致多转了一趟车,但终究还是到了。十点钟的样子,就在旅馆安顿了下来,看看电视,洗了个澡。我发微信给 @Rock:“一面技术面一般面什么内容?”, Rock 回复说:“算法”。于是我又粗略地复习了几个常用的算法,然后才睡去。

22 号上午 10 点跑到珞珈山国际大酒店,我是 10:30 的那一批,所以到早了点儿。前台 MM 告诉我要稍等一下才能签到,于是我就只好坐在那儿刷刷微博,看看美女。好不容易等到 10:30,终于可以签到了。在签到表上,我赫然看到 10:30 这一批面试的同学中就我一个人是安全技术方向的,其他全是软件研发方向或者其他什么别的方向。稍稍懵了一下,心想:“不会真的是被调剂到这个没人报的方向来了吧……我是真的完全不懂什么安全技术啊……”。不过既然都到这一步了,也就只好硬着头皮上了。我拿着领到的面试卡,带着简历,找到了面试官的房间,在门口等着前一位同学出来。

10:30 了,前一位同学出来,我忐忑的走了进去。随着面试官的手势坐定。房间较暗,我就坐在面试官对面,中间隔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有一摞纸和一支圆珠笔,我猜大概是等下用来在纸上写程序用的。面试官敲了敲电脑的键盘,大概是里面有我们的各种信息。面试官略胖,胡子也没剃,皮肤似乎跟我差不多黑,典型的技术宅。我刚准备开口问好,他说:“把简历给我吧”。于是我只好双手将简历递给他。他拿在眼前扫了一眼,放到电脑旁。大概也知道了我对安全技术一窍不通。于是他问:“你主要擅长哪个方面?”。我说:“Java。”,他说:“说说你简历上最近那个项目用到了什么东西吧。”,我如实回答:“主要是SS2H, Memcache”。于是接下来的十分钟他狂问 Memcache 与 Hibernate,就是不问前台的内容,我猜大概他是搞安全的接触前台也不多吧。而这两样儿刚好是我掌握得最差的,顿时觉得此前人品攒得不够。整个过程中我大概说了两个不知道,其他的也把该答的答了。大约面了二十分钟,他说:“我要问的问完了,你有什么想问的吗?”。我迟疑了一下,然后问:“这次面试的成绩什么时候能出来?”,他答:“明天”。然后我就道了声谢,走出了房间。

出来之后也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决定了多待一天,等成绩出来,虽然知道希望渺茫。我打电话给 Fan,告诉她我面完了,然后告诉她我打算多呆一天。她正在体院,Li 那儿,说:“过来把,我们一起吃中饭”。我说:“不了,这太远了,我自己到处溜达溜达”。于是我又靠着 Google 地图来到了湖北省博物馆。

我果然是不适合来这类地方参观的,大多只是走马观花地看一遍,并没有那种看到奇珍异宝的感觉。参观完越王勾践剑之后,接到了 Sall 打来的电话。她说了些不开心的事情,我还是只能迟钝的安慰安慰。挂了电话我又看了一会儿。Fan 微信给我说她已经回学校了。我觉得一个人玩倍显无聊,所以就决定跑去华科。我叫 Fan 带我去华科的食堂吃传说中的物廉价美。吃完饭然后散散步,坐在草地上叙了叙旧。

第二天睡到中午醒。吃完午饭之后和 Fan 看她们班的篮球赛。然后我们就出去溜达了,先到了辛亥革命纪念馆,不巧周一关门,只能在外面看看,这个景点在第一段的那个视频里就提到了。 然后去了归元禅寺。我对寺庙是有特殊的感情的,因为有亲人在尼姑庵,小时候经常出入。但说到底我其实是不信佛的,因为佛太深奥,我更多的大概只是敬畏。我是敬畏佛的,所以我依然会虔诚地求一只签。我到罗汉殿按照规矩数到了乾陀罗尊者,然后领了相应的卡片,上面说:

一寸光阴一寸金, 劝人惜时早回心。 妄缘尽逐空花落, 闲向风前月下行。

我参不透其中的意味。我问 Fan,Fan 笑了笑,说:“大概是劝你回心转意吧。”,我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

出了寺门,我们去找吃石头饼的地方。结果半路上被算命了,这真的是我人生第一次被算命,Fan 也中枪。已经到了傍晚,下起了一点小雨。我们坐车准备去晴川阁。到那儿的时候已经下起暴雨,晴川阁也关门了。于是就决定直接去户部巷吃第一次没有吃到的汤包。不幸的是,这次去那个汤包店也关门了,看来我与那家汤包店确实无缘。我们只好找了另一家。

吃撑之后 Fan 送我去火车站。第二次武汉行结束,我进了候车室立马就睡着了,看样子真的把 Fan 给累惨了。

回来的车上听到有人又在骂腾讯山寨什么的,我似乎已经对这种浅薄的评论麻木了。虽然小企鹅鄙视掉我了,但我还是爱小企鹅的,哈哈。

Comments